马相伯

民国前后风流辈出,本书从先生这个角度介绍了当时的几个风流人物。蔡元培、胡适,我相对已经比较了解。了解比较少的是马相伯。

马先生果然牛人。举个例子,当年蔡元培在南洋工学(俺母校交大的前身)做特班总教习(不知道是个什么级别,是不是相当于教导主任或者班主任什么的),他听说马先生的拉丁文好,就来求教,希望马先生能教他。马先生说,你已经过了中年、年纪大了,又是一个人,怕是学不好。不如你找些年轻人来一起学。于是蔡元培找来了24名学生,和他一起跟马先生学习拉丁文。马先生不但教授拉丁文,还穿插教习数学、哲学。这个学习小组里后来比较有名的人有:黄炎培、李叔同… 马先生一生可分为三个阶段:前30年献身宗教,中间30年致力于洋务运动,后40年全身心的办教育。看出来吧,老先生高寿100.

马相伯出身一个天主家庭,毕业于徐汇公学(旧址位于现在的徐汇中学,东方商厦后面的虹桥路上)。精通8国文字、尤擅演讲,在数学、天文上也有过人的才华(教会学校教育质量很高呀!)。

北洋时期,马家兄弟效力于李鸿章麾下,是洋务运动的重要力量,是李鸿章对外交涉的重要助手。

后期,前面的小故事已经说道了,马先生开始从事教育事业。1903年收纳从南洋公学闹学潮退学的学生,借助教会的基金,创建了震旦学院。由于马先生主张不谈教理的办学理念,后震旦与教会不和,全校132名学生130名退学,马先生等筹款在吴淞成立了复旦公学。马先生一直主张学生自治制度,提倡学术独立、思想自由。马先生的大学不是学院是的大学,更像是古典的柏拉图式的学园试的大学,提倡学生在辩论中发展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表达能力。与中国传统的书院有某种相似性。

我觉着书中还有一个人的教育观点跟这个有点像,他就是提出从游论的清华大学校长,梅贻琦。 梅先生说:学校犹水也,师生犹鱼也,其行动犹游泳也,大鱼前导,小鱼尾随,是从游也。从游既久,其濡染观摩之效自不求而至,不为而成,反观今日师生关系,直一奏技者与看客之关系耳,去从游之义不綦远哉!清华国学研究院当时的几个“大鱼”,国学大师王国维、变法领袖梁启超、语言学家赵元任、独立自由陈寅恪。

平民教育

另有几个先生则比较关注中国的底层人民的教育,如晏阳初、陶行知、梁漱溟。

陶先生这样认识中国教育的弊端。 中国乡村教育走错了路!他教人离开乡土往城里跑,他叫人吃饭不种稻,穿衣不种棉,做房子不造林,他教人羡慕奢华,看不起农务;他教人分利不生利;他教农夫子弟变成书呆子;他教富的变穷,穷的变得格外穷;他教强的变弱,弱的变得格外弱。

陶先生想到的办法就是生活教育。他说:生活与教育是一个东西,不是两个东西。它们是一个现象的两个名称。生活决定教育,用生活来教育,为生活向前向上的需要而教育。

面对当时师资匮乏,陶先生推出了小先生制,让小孩教小孩。先学带动后学,先进带动后进。

杜威

杜威这个人对近代中国的影响相当的大,单从他的中国学生们就可见一斑:胡适、张伯苓、陶行知。杜威这个洋先生的理论值得仔细研究。

最后罗列一下几个先生的信条,用以自勉:

  • 蔡元培,思想自由,兼容并包。
  • 胡适,容忍就是自由的根源
  • 马相伯,崇尚科学、注重文艺、不谈教理
  • 梅贻琦,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
  • 陈寅恪,独立之精神,自由只思想

参考

相关文章

    共享到: